疫情下酒店内不易看见的焦灼与希望

发布日期:2022-05-11 14:43   来源:未知   阅读:

  如果时间来得及,先赶紧找一家酒店住下,毕竟身在异乡,唯一能让我们漂泊的肉体和灵魂安然的就是酒店的那张床了。

  临近午餐时间,希岸酒店后厨,伴随着油烟排风扇轰隆隆的运转声,众人一片忙碌。总经理王京和前台于梦春站在水池边,动作飞快地洗着菜,厨师长大力地炒菜颠勺。有客人催餐,巨大的噪声中,王京只能扯着嗓子喊:“现在有什么菜?”这声催促引爆了厨师长的火,他停下炒菜动作,手中的勺子大力敲打着锅沿,冲王京毫不客气地吼回去:“催什么催?”

  被吼了王京没反驳,只是用更加快速又沉默地洗菜排遣内心的委屈。她明白,疫情的阴霾、超负荷的工作,店里每个人的情绪都临近崩溃的边缘,火气很容易就能被点燃。

  这是3月20日,希岸酒店封控的第4天。100多位隔离顾客、抗疫医护、警务人员几百人的一日三餐,都落在新招的厨师长身上。

  封控过于突然,发生在3月17日凌晨,彼时大半员工都被隔绝在酒店外。一时间酒店就餐人员激增。可厨房里只剩下一位厨师,日常需要七八个人配合的切菜、配菜、炒菜现在都由他自己完成,少的时候做六七十人的饭菜、多的时候能做上百人的,平时性格温和的厨师长被累出了脾气,眉头都没有舒展过,王京和店里的其他同事,忙完手上的工作,都会到后厨给他帮忙。

  从青岛到深圳上任希岸酒店深圳罗湖东门店总经理,王京才刚刚一个月。初来酒店时,她满怀壮志,因为这可能是她职业生涯的最后一站,她想在退休前为这里留下一个有口皆碑的酒店。未曾想,刚上任就遭遇隔离。用她的话说,这算的上是她职业生涯最大的挑战了。

  24岁的前台经理于梦春,是酒店最忙碌的人之一,她平时软糯安静,性格温柔,却是最直接面对客人情绪甚至冲突的。隔离以来,前台的电话几乎被打“爆”,几乎都是来质问为什么没有提前告知封控的事?到底何时才能解封?一位男士因为距离预产期只有2个月的老婆被滞留在酒店,情绪失控跑到前台“砰砰”地拍着桌子,歇斯底里道:“那你们还知道什么?!”面对孕妇丈夫一米八的身高、约200斤的体型,于梦春被吓得往后退了一步。

  这个柔弱的女孩,还担当了9天酒店的保安。酒店白班的保安,被隔离在自家小区,于梦春索性在大堂门口支了张桌子,抱着电脑,整日守在酒店前。

  酒店除了之前的住客,也陆续住进国企单位下沉到社区做抗疫的志愿者、协助抗疫的警务和医务人员,平均有50-60人到酒店隔离,于梦春需要一个个仔细检查,不漏掉任何一个人,保证酒店400多人的安全。

  尽管在酒店的工作紧张,店内的工作人员还是参与了社区的志愿抗疫工作,于梦春也去了。她穿着厚重的防护服,累到站着都能睡着。王京和于梦春同宿舍,晚上,她看到于梦春脸上让口罩勒出深深的印痕,脚肿的鞋都不合脚,王京心疼这个平日年轻爱美的姑娘。

  新冠以来的第三个年头,餐饮、娱乐、旅游等线下产业艰难运营,酒店行业尤其艰难。不少媒体纷纷呼吁政府扶持、减租,但是力度和这漫长的疫情比,不过是杯水车薪,大家都各有难处,最后的办法还是得靠自己希岸酒店是把健身房对小区居民开放,以此来增加一些营收。封控后,这条业务拓展之路也中断了。

  有条不紊,身心俱疲之外,努力不让自己垮掉的酒店人还面临着更加实际的问题:酒店的生存。为了酒店的生存不乏选择“卖房发工资”“银行借贷维持运营”等方法的投资人,希岸酒店的投资人赵总就是其中之一。

  对赵总而言,除了入住率低和员工离职之外,最大的压力是现金流:租金、水电费、人员工资没有免租政策,也没有支持,资金和正向的商业流动都陷入僵局,就连“成为”征用酒店也无门。每天一睁眼,就意味着4万块的现金成本要交出去,而且全国疫情之下,他的其他店的营业额也很惨淡。

  赵总卖房子是为了2月份的工资和租金,因为急着出手套现,房子以低于市场三分之一的价钱卖了出去。因为卖房,赵总老婆正在和他闹不愉快,可是即便如此,赵总也拿不出更多的钱来支付客房大姐的全额工资了,无奈之下,他找到王京商量“能不能让大姐来上半个月班,薪资先按最低标准支付”。

  除非真的不差钱,不然被疫情折腾了三年,还能“撑”下来的酒店人就没有容易的。赵总还算是好的,至少还有大集团支持。撑到了2022年的春天,如果没有深圳的这一波疫情,也许这个春天会是他难得的“赚钱”机会,而今他还撑得住,他的很多同行们有的早都撑不住了,有的甚至更愁。

  在员工面前,赵总尽量保持着以往的镇定,但那天王京来找他,说酒店中层一致决定,只拿每月工资的80%,剩下的留给酒店渡难关的时候,赵总眼圈红了。他知道大家都是普通打工人,疫情当前也都各有各的心酸,能做出这个决定支持酒店,支持自己,有多么不容易。为了让自己接受得安心,也为了给牺牲自身利益的员工们承诺,赵总说:“这钱就当我借的,回头过年,再包成红包还给他们。”

  比起疫情本身,应对被疫情打乱生活后产生的情绪也是一大难题。平日里的友善礼貌,被封控磨的急燥,暴跳都有可能。情绪的发泄口往往就是前台,一个接一个的电话,有抱怨的,有责问,也有咆哮的,还有的闹着要强行离开酒店。

  可以理解,但非常时期,没有办法。能做的除了耐心只有耐心,除了一遍一遍解释防疫政策,用言语安抚他们。王京和员工们能做的也不多,及时向社区反馈是他们唯一的路子;准备一些新鲜水果,送到房间,没事和他们聊聊家常,在有限的条件下也算是安慰。

  齐心协力维护酒店运转的日子里,年轻的员工让王京刮目相看。起初,她担心那些比她小20来岁的90后们,不经事不扛事,没想到关键时候,每个人都能“扛”耐“造”,尤其是店里年轻的姑娘,“平时看上去柔柔弱弱,干起活来真的不含糊,那几天洗的碗,估摸都赶上好几年的了。”

  而不得已实行的厨师推餐,不仅受到住客好评,还给酒店增加了日均4、5000元的营业额。这给了王京关于酒店发展新方向的灵感,她和赵总商量,决定之后大胆尝试酒店餐饮,赵总也信心满满,或许能靠此复苏酒店业务。

  在酒店员工们的协力下,顾客们渐渐有了安全感,心态也平和放松的多。就连那位拍着桌子、性情急躁的丈夫也安心了。他一改之前的态度,还常常和酒店员工开玩笑。与此同时,酒店员工们志愿支持着社区的防疫工作。经过基础培训后,全部员工每天3人轮流前往检测点,维持监测点秩序,协助居民填写个人信息,从上午10点忙到晚上10点,每天持续12小时高压工作。

  留意到每天清晨,防疫的医护、志愿者在希岸酒店门前的空地开会、换防护服。一些女性换防护服时,只能借用酒店逼仄的洗手间隔间。王京去向赵总反应了情况,赵总让她把酒店更衣室和会议室都打开:“累的时候,也能作为休息场所,记得把灯和空调也开开。”深圳春天平均温度达到22度,防疫人员全副武装,裹在密不透风的防护服里,忍受着闷热和高温。赵总还叮嘱厨房,每天熬上两大锅绿豆汤、红枣百合汤,一起送到社区一线,给工作人员解暑。

  3月24日,酒店和深圳一起迎来解封。酒店久违地热闹起来,那位还有2个月就要生产的孕妇拉着王京,坐在酒店大堂沙发上聊天,直到叫的网约车停在酒店门口,她还在和王京话别,开玩笑地说:“要不我还在这里住着吧”。说完,两人都笑了。孕妇拽着王京的手,说以后宝宝满月,一定给她送来送喜蛋。王京站在酒店门口,目送车子远去,而后回到酒店大堂,开始了繁忙的工作。

  这是发生在希岸酒店罗湖东门店的真实故事。他们是面临巨额亏损,卖房也依然在坚守的投资人;是顶住多方压力和情绪,不忘服务初心的总经理;是面对激增的工作量和情绪临近崩溃的客人,仍尽力有条不紊应对和解决客人诉求的酒店员工们;他们是被迫隔离在酒店内,内心焦躁且急切想出去的住客们.......疫情之下,这些故事几乎每天都在上演,我们收集了更多不同却又相似的故事。

  希岸酒店南昌店已经被封控20余天,投资人何总也被禁足在酒店内。面对严峻的疫情,酒店内的物资十分紧缺,不仅要满足店内住客和员工的餐食,更需要尽可能保证大家饮食健康均衡,让所有住客能够安心愉快的住下。对于既是酒店投资人又是管理者的何总来说,最大的挑战和焦虑不只是保证酒店内正常运营,最大的焦虑来源还是现金流,名下的门店、房子都已经抵押给了银行,每天一睁眼就要面临房东催租,银行催债,还有不知道何时能结束的封控期。

  将近一个月没理头发的何总,偶然发现长出来的头发都白了一片。虽然焦虑,但何总仍然乐观,坚信疫情回过去,黎明就在前方。为了员工能在特殊时期有主心骨,不动摇,何总在员工面前总是说说笑笑,时不时邀请员工聚在一起开个小party,来点头脑风暴,再啃啃鸭脖子放松心情。尽管人工成本是一项很大的开支,何总坚持承诺:绝不辞退任何一名员工,让大家安下心来,放心工作。他说,“店在人在,希望就在。”

  希岸酒店沈阳中山广场医大院一店入住了一位特殊的客人,一位83岁的老人由社区转到酒店隔离,她患有高血压和糖尿病,需要每天注射胰岛素以维持正常生活和身体健康。这是老人多年来第一次独自入住酒店,加之疫情隔离更让老人不安,家属也因老人年事已高和身体原因而倍感担忧,担心老人能否吃好、睡安,如遇身体不适是否有人照顾或及时就医,一切未知对于家属来说都加重了心中的担忧。

  酒店员工在知道了老人的特殊情况后,除了协助家属送去医药物品,即使再忙,每天也会抽空陪老奶奶聊天、使用智能手机跟家属视频、看电视来转移注意力。在员工的精心照料下,老奶奶终于安心住下,家属悬着的心也放下了。解封后,见到一切安好还有些胖了的老人,家属的感激之情难以言表。事后,老人家属送来三封手写感谢信,以表达隔离期间员工对老人细心照顾的感谢。

  希岸Deluxe酒店济南西站国际会展中心店,一共有100间房,但按照防控要求只能留下3名员工。酒店接待的顾客都是密接者,风险度较高,3位留守员工每天必须穿着防护衣、隔离服,戴两层口罩和三层手套才能开始工作。由于门店被征用的时间长,3位员工每天都是超负荷工作,天还没亮就要给住客送药、送汤、送水,然后开始忙忙碌碌的一整天,几乎是24小时随叫随到。气温升高,工作量又大,密不透风的防护服让人身体闷得慌,衣服湿到可以拧出汗水来。每换一次手套还要消毒一次,几天下来,酒店员工的手已经被消毒水弄到刺激性脱皮。高强度工作下,他们只能利用空挡吃饭,常常饭菜已经凉了,但大家没有一句怨言,赶紧填饱肚子后又投身工作中。

  疫情带来重重艰难和不确定,无论是因出差旅行入住酒店的城市过客,还是因防疫政策被集中管理的隔离人员,无论是忙碌于防疫背后的酒店员工、快递外卖小哥等各行业服务人员,还是冲在一线的抗疫志愿者、协助抗疫的警务和医务人员,亦或是在疫情中坚守不放弃的投资人......在这场特殊的战役中,他们因种种原因被连接在酒店这个环境内,每个人在完成个人职责的同时,也都尽力承担起更多的社会责任,尽己所能不为防疫添麻烦。

  希岸酒店创始人Shallen评价疫情期间发生的这些故事为“小而美”。小,是指大家做的事情在当前的大环境下,可能不值一提,属于“小人物”式的默默付出;美,是指在他们在危难时刻,放下个人得失,选择勇敢去面对、去承担、去奉献的时候,所展现出来的信念感,实在太打动人了。Shallen说:“他们虽然都是抗疫之下的小小人物,但都会通过自己的小小举动,在这个城市里坚守一丝微光。”同时她还在其个人公众号Shallen的斯房话中呼吁:“希望社会和各界人士,对酒店从业人员,以及其他服务行业的从业者,给予服务行业从业人员更多的关注和支持,同时也希望大家能看到这些大白背后的大白们。”

  面临困境和默默付出的他们其实也仅仅只是整个服务行业的一个缩影,就是这些在抗疫中身体力行的小人物,助力了这场“大防疫”,为城市的摘星,疫情的清零贡献了自己微小却不容忽视的力量,燃起城市中的点点微光。相信疫情一定会过去,春天也终将到来,酒店行业以及线下服务行业都会全面复苏。现在要做的,就是守望相助,挺过这道难关,向着未来坚定前行。

  如果时间来得及,先赶紧找一家酒店住下,毕竟身在异乡,唯一能让我们漂泊的肉体和灵魂安然的就是酒店的那张床了。

  临近午餐时间,希岸酒店后厨,伴随着油烟排风扇轰隆隆的运转声,众人一片忙碌。总经理王京和前台于梦春站在水池边,动作飞快地洗着菜,厨师长大力地炒菜颠勺。有客人催餐,巨大的噪声中,王京只能扯着嗓子喊:“现在有什么菜?”这声催促引爆了厨师长的火,他停下炒菜动作,手中的勺子大力敲打着锅沿,冲王京毫不客气地吼回去:“催什么催?”

  被吼了王京没反驳,只是用更加快速又沉默地洗菜排遣内心的委屈。她明白,疫情的阴霾、超负荷的工作,店里每个人的情绪都临近崩溃的边缘,火气很容易就能被点燃。

  这是3月20日,希岸酒店封控的第4天。100多位隔离顾客、抗疫医护、警务人员几百人的一日三餐,都落在新招的厨师长身上。

  封控过于突然,发生在3月17日凌晨,彼时大半员工都被隔绝在酒店外。一时间酒店就餐人员激增。可厨房里只剩下一位厨师,日常需要七八个人配合的切菜、配菜、炒菜现在都由他自己完成,少的时候做六七十人的饭菜、多的时候能做上百人的,平时性格温和的厨师长被累出了脾气,眉头都没有舒展过,王京和店里的其他同事,忙完手上的工作,都会到后厨给他帮忙。

  从青岛到深圳上任希岸酒店深圳罗湖东门店总经理,王京才刚刚一个月。初来酒店时,她满怀壮志,因为这可能是她职业生涯的最后一站,她想在退休前为这里留下一个有口皆碑的酒店。未曾想,刚上任就遭遇隔离。用她的话说,这算的上是她职业生涯最大的挑战了。

  24岁的前台经理于梦春,是酒店最忙碌的人之一,她平时软糯安静,性格温柔,却是最直接面对客人情绪甚至冲突的。隔离以来,前台的电话几乎被打“爆”,几乎都是来质问为什么没有提前告知封控的事?到底何时才能解封?一位男士因为距离预产期只有2个月的老婆被滞留在酒店,情绪失控跑到前台“砰砰”地拍着桌子,歇斯底里道:“那你们还知道什么?!”面对孕妇丈夫一米八的身高、约200斤的体型,于梦春被吓得往后退了一步。

  这个柔弱的女孩,还担当了9天酒店的保安。酒店白班的保安,被隔离在自家小区,于梦春索性在大堂门口支了张桌子,抱着电脑,整日守在酒店前。

  酒店除了之前的住客,也陆续住进国企单位下沉到社区做抗疫的志愿者、协助抗疫的警务和医务人员,平均有50-60人到酒店隔离,于梦春需要一个个仔细检查,不漏掉任何一个人,保证酒店400多人的安全。

  尽管在酒店的工作紧张,店内的工作人员还是参与了社区的志愿抗疫工作,于梦春也去了。她穿着厚重的防护服,累到站着都能睡着。王京和于梦春同宿舍,晚上,她看到于梦春脸上让口罩勒出深深的印痕,脚肿的鞋都不合脚,王京心疼这个平日年轻爱美的姑娘。

  新冠以来的第三个年头,餐饮、娱乐、旅游等线下产业艰难运营,酒店行业尤其艰难。不少媒体纷纷呼吁政府扶持、减租,但是力度和这漫长的疫情比,不过是杯水车薪,大家都各有难处,最后的办法还是得靠自己希岸酒店是把健身房对小区居民开放,以此来增加一些营收。封控后,这条业务拓展之路也中断了。

  有条不紊,身心俱疲之外,努力不让自己垮掉的酒店人还面临着更加实际的问题:酒店的生存。为了酒店的生存不乏选择“卖房发工资”“银行借贷维持运营”等方法的投资人,希岸酒店的投资人赵总就是其中之一。

  对赵总而言,除了入住率低和员工离职之外,最大的压力是现金流:租金、水电费、人员工资没有免租政策,也没有支持,资金和正向的商业流动都陷入僵局,就连“成为”征用酒店也无门。每天一睁眼,就意味着4万块的现金成本要交出去,而且全国疫情之下,他的其他店的营业额也很惨淡。

  赵总卖房子是为了2月份的工资和租金,因为急着出手套现,房子以低于市场三分之一的价钱卖了出去。因为卖房,赵总老婆正在和他闹不愉快,可是即便如此,赵总也拿不出更多的钱来支付客房大姐的全额工资了,无奈之下,他找到王京商量“能不能让大姐来上半个月班,薪资先按最低标准支付”。

  除非真的不差钱,不然被疫情折腾了三年,还能“撑”下来的酒店人就没有容易的。赵总还算是好的,至少还有大集团支持。撑到了2022年的春天,如果没有深圳的这一波疫情,也许这个春天会是他难得的“赚钱”机会,而今他还撑得住,他的很多同行们有的早都撑不住了,有的甚至更愁。

  在员工面前,赵总尽量保持着以往的镇定,但那天王京来找他,说酒店中层一致决定,只拿每月工资的80%,剩下的留给酒店渡难关的时候,赵总眼圈红了。他知道大家都是普通打工人,疫情当前也都各有各的心酸,能做出这个决定支持酒店,支持自己,有多么不容易。为了让自己接受得安心,也为了给牺牲自身利益的员工们承诺,赵总说:“这钱就当我借的,回头过年,再包成红包还给他们。”

  比起疫情本身,应对被疫情打乱生活后产生的情绪也是一大难题。平日里的友善礼貌,被封控磨的急燥,暴跳都有可能。情绪的发泄口往往就是前台,一个接一个的电话,有抱怨的,有责问,也有咆哮的,还有的闹着要强行离开酒店。

  可以理解,但非常时期,没有办法。能做的除了耐心只有耐心,除了一遍一遍解释防疫政策,用言语安抚他们。王京和员工们能做的也不多,及时向社区反馈是他们唯一的路子;准备一些新鲜水果,送到房间,没事和他们聊聊家常,在有限的条件下也算是安慰。

  齐心协力维护酒店运转的日子里,年轻的员工让王京刮目相看。起初,她担心那些比她小20来岁的90后们,不经事不扛事,没想到关键时候,每个人都能“扛”耐“造”,尤其是店里年轻的姑娘,“平时看上去柔柔弱弱,干起活来真的不含糊,那几天洗的碗,估摸都赶上好几年的了。”

  而不得已实行的厨师推餐,不仅受到住客好评,还给酒店增加了日均4、5000元的营业额。这给了王京关于酒店发展新方向的灵感,她和赵总商量,决定之后大胆尝试酒店餐饮,赵总也信心满满,或许能靠此复苏酒店业务。

  在酒店员工们的协力下,顾客们渐渐有了安全感,心态也平和放松的多。就连那位拍着桌子、性情急躁的丈夫也安心了。他一改之前的态度,还常常和酒店员工开玩笑。与此同时,酒店员工们志愿支持着社区的防疫工作。经过基础培训后,全部员工每天3人轮流前往检测点,维持监测点秩序,协助居民填写个人信息,从上午10点忙到晚上10点,每天持续12小时高压工作。

  留意到每天清晨,防疫的医护、志愿者在希岸酒店门前的空地开会、换防护服。一些女性换防护服时,只能借用酒店逼仄的洗手间隔间。王京去向赵总反应了情况,赵总让她把酒店更衣室和会议室都打开:“累的时候,也能作为休息场所,记得把灯和空调也开开。”深圳春天平均温度达到22度,防疫人员全副武装,裹在密不透风的防护服里,忍受着闷热和高温。赵总还叮嘱厨房,每天熬上两大锅绿豆汤、红枣百合汤,一起送到社区一线,给工作人员解暑。

  3月24日,酒店和深圳一起迎来解封。酒店久违地热闹起来,那位还有2个月就要生产的孕妇拉着王京,坐在酒店大堂沙发上聊天,直到叫的网约车停在酒店门口,她还在和王京话别,开玩笑地说:“要不我还在这里住着吧”。说完,两人都笑了。孕妇拽着王京的手,说以后宝宝满月,一定给她送来送喜蛋。王京站在酒店门口,目送车子远去,而后回到酒店大堂,开始了繁忙的工作。

  这是发生在希岸酒店罗湖东门店的真实故事。他们是面临巨额亏损,卖房也依然在坚守的投资人;是顶住多方压力和情绪,不忘服务初心的总经理;是面对激增的工作量和情绪临近崩溃的客人,仍尽力有条不紊应对和解决客人诉求的酒店员工们;他们是被迫隔离在酒店内,内心焦躁且急切想出去的住客们.......疫情之下,这些故事几乎每天都在上演,我们收集了更多不同却又相似的故事。

  希岸酒店南昌店已经被封控20余天,投资人何总也被禁足在酒店内。面对严峻的疫情,酒店内的物资十分紧缺,不仅要满足店内住客和员工的餐食,更需要尽可能保证大家饮食健康均衡,让所有住客能够安心愉快的住下。对于既是酒店投资人又是管理者的何总来说,最大的挑战和焦虑不只是保证酒店内正常运营,最大的焦虑来源还是现金流,名下的门店、房子都已经抵押给了银行,每天一睁眼就要面临房东催租,银行催债,还有不知道何时能结束的封控期。

  将近一个月没理头发的何总,偶然发现长出来的头发都白了一片。虽然焦虑,但何总仍然乐观,坚信疫情回过去,黎明就在前方。为了员工能在特殊时期有主心骨,不动摇,何总在员工面前总是说说笑笑,时不时邀请员工聚在一起开个小party,来点头脑风暴,再啃啃鸭脖子放松心情。尽管人工成本是一项很大的开支,何总坚持承诺:绝不辞退任何一名员工,让大家安下心来,放心工作。他说,“店在人在,希望就在。”

  希岸酒店沈阳中山广场医大院一店入住了一位特殊的客人,一位83岁的老人由社区转到酒店隔离,她患有高血压和糖尿病,需要每天注射胰岛素以维持正常生活和身体健康。这是老人多年来第一次独自入住酒店,加之疫情隔离更让老人不安,家属也因老人年事已高和身体原因而倍感担忧,担心老人能否吃好、睡安,如遇身体不适是否有人照顾或及时就医,一切未知对于家属来说都加重了心中的担忧。

  酒店员工在知道了老人的特殊情况后,除了协助家属送去医药物品,即使再忙,每天也会抽空陪老奶奶聊天、使用智能手机跟家属视频、看电视来转移注意力。在员工的精心照料下,老奶奶终于安心住下,家属悬着的心也放下了。解封后,见到一切安好还有些胖了的老人,家属的感激之情难以言表。事后,老人家属送来三封手写感谢信,以表达隔离期间员工对老人细心照顾的感谢。

  希岸Deluxe酒店济南西站国际会展中心店,一共有100间房,但按照防控要求只能留下3名员工。酒店接待的顾客都是密接者,风险度较高,3位留守员工每天必须穿着防护衣、隔离服,戴两层口罩和三层手套才能开始工作。由于门店被征用的时间长,3位员工每天都是超负荷工作,天还没亮就要给住客送药、送汤、送水,然后开始忙忙碌碌的一整天,几乎是24小时随叫随到。气温升高,工作量又大,密不透风的防护服让人身体闷得慌,衣服湿到可以拧出汗水来。每换一次手套还要消毒一次,几天下来,酒店员工的手已经被消毒水弄到刺激性脱皮。高强度工作下,他们只能利用空挡吃饭,常常饭菜已经凉了,但大家没有一句怨言,赶紧填饱肚子后又投身工作中。

  疫情带来重重艰难和不确定,无论是因出差旅行入住酒店的城市过客,还是因防疫政策被集中管理的隔离人员,无论是忙碌于防疫背后的酒店员工、快递外卖小哥等各行业服务人员,还是冲在一线的抗疫志愿者、协助抗疫的警务和医务人员,亦或是在疫情中坚守不放弃的投资人......在这场特殊的战役中,他们因种种原因被连接在酒店这个环境内,每个人在完成个人职责的同时,也都尽力承担起更多的社会责任,尽己所能不为防疫添麻烦。

  希岸酒店创始人Shallen评价疫情期间发生的这些故事为“小而美”。小,是指大家做的事情在当前的大环境下,可能不值一提,属于“小人物”式的默默付出;美,是指在他们在危难时刻,放下个人得失,选择勇敢去面对、去承担、去奉献的时候,所展现出来的信念感,实在太打动人了。Shallen说:“他们虽然都是抗疫之下的小小人物,但都会通过自己的小小举动,在这个城市里坚守一丝微光。”同时她还在其个人公众号Shallen的斯房话中呼吁:“希望社会和各界人士,对酒店从业人员,以及其他服务行业的从业者,给予服务行业从业人员更多的关注和支持,同时也希望大家能看到这些大白背后的大白们。”

  面临困境和默默付出的他们其实也仅仅只是整个服务行业的一个缩影,就是这些在抗疫中身体力行的小人物,助力了这场“大防疫”,为城市的摘星,疫情的清零贡献了自己微小却不容忽视的力量,燃起城市中的点点微光。相信疫情一定会过去,春天也终将到来,酒店行业以及线下服务行业都会全面复苏。现在要做的,就是守望相助,挺过这道难关,向着未来坚定前行。

  声明:本网转发此文章,旨在为读者提供更多信息资讯,所涉内容不构成投资、消费建议。文章事实如有疑问,请与有关方核实,文章观点非本网观点,仅供读者参考。

  抗疫情 抓发展“自己努力一点、客户支持一点、政策帮补一点”——“世界工厂”东莞努力稳产纾困见闻

  抗疫情 抓发展“自己努力一点、客户支持一点、政策帮补一点”——“世界工厂”东莞努力稳产纾困见闻